扶輪大頑童

前總監林華新

PDG Ricardo



扶輪阿斗新解


童言童語


我心目中的Ricardo


扶輪社與西遊記


一位盲童的下落


落葉不歸根也不生根


夕陽無限好


社長交接典禮的遐思


 

 

 

 

 

 

 

 

 

 

 

 

 

 

夕陽無限好

李卡度


山居海島高崗上,每晨清茶一杯,在搖椅上靜坐。但見四方海景山色,日出雲彩變化萬千,心曠神怡,百看不厭。確是筆墨難以形容表達。這難道是退休者的專利,上蒼對萬物一視同仁。是所謂之:「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始悟古人蘇軾赤壁賦之內涵:「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維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無盡藏也」。 

或謂此乃浪費美好廿世紀的物質文明與人生,且看另外一片天: 

三五好友,燈紅毯綠,杯盤狼藉,酒水橫流、美女成群、東唱西和、手忙腳亂、左擁右抱、肩香腿滑、天外有天,不知今夕是何年,更不管投資報酬率作何解。但聞高歌:「人生得意須盡歡,莫待金樽空對月」。 

此乃天地所培養孕育出的人性自然生態,豈有道德人品問題? 

以上是兩種心情、兩個個性、兩個年代之社會環境。又有誰知道酒杯中猶隱藏多少恩恩怨怨?!曾經衣衫襤褸走過多少崎嶇癲跛的坡地?!當然也有甜蜜與溫馨的枕頭!曾幾何時雖千里之遙,猶能見昔時之曉風殘月竟成背景來突顯政治的忿亂爭奪! 

夜瀾人靜,萬籟俱寂時,似有笙歌重複唱:「畫樓寧負美人恩」?「負心的人!負心的人!」顯然是「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除此唯一虧心事之外,半世紀來繳了多少稅金,應有對社會的奉獻也做了,扶輪社友也當過了,應是心安理得、安享餘年。 

猛抬頭,但見— 

園中野鳥在群叫,(等我去餵飼料)

人造瀑布在洒笑。(水管已出問題)

民航客機天上飄,(旺季一票難求)

好台灣!台灣好!(好字不宜拆開)

溷濁一坑多少士!(應是扶輪社友)

應猶惦念未歸人!


屋前日出


屋前日落


屋後是崇山峻嶺懸崖峭壁,若綠波之起伏。


彩虹常現,令人縱然不樂觀也只覺毫無是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