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大頑童

前總監林華新

PDG Ricardo



扶輪阿斗新解


童言童語


我心目中的Ricardo


扶輪社與西遊記


一位盲童的下落


落葉不歸根也不生根


夕陽無限好


社長交接典禮的遐思


 

 

 

 

 

 

 

 

 

 

 

移民心態多元化

落葉不歸根也不生根

李卡度


長仁兄手足:來教字裡行間滿溢半個世紀的兄弟溫情,雖旁觀者在隔海猶能感其暖(受文者早已退出報界,移居多倫多市) 

回顧當年諸友輩多因環境劇變,飄零四方若風燭殘葉,鮮有在政商界揚眉吐氣者,真是:「悲喜千般同幻夢、古今一夢盡荒唐 

本年秋,兒輩再策劃賭城之遊時,擬將多倫多市排入。世紀同窗老友不少退居加國,苟能共歡聚一堂,乃是殘年一快事也!弟每歲冬夏兩季假期均在夏島與孫輩共度。茍吾兄返岷之便,順道過境來我處一聚,亦人生快事也!寒舍在山谷中,背山面海,四周果樹青蔥,雖為廿餘年舊居,然風韻猶存,若女人之四、五十,餘味無窮。 

吾兄喜翻歷史書籍,來教乃至以「四海為家」、「隨遇而安」、「落葉無須生根」作結論。多少帶有古文:「昔人所悲、望風懷想、寧不依稀」之餘韻。終至:「遭遇不同、人生哲學迴異」。敢問此念是否於最近坐禪時所悟? 

憶昔我內、外祖父均為美國鐵路「苦力」。吾父在岷印刷業糊口。及至弟之世,無辜被牢困前後四載,(此間承蒙照顧雙親、終生感激)。在台獲釋後,舉目無親又復輾轉數載始獲抬頭挺胸之機。前後近十載於落魄之泥濘中打滾。畢竟天無絕人之路,逢民國七十至八十年間台灣經濟蓬勃萌芽,弟緊握機緣、孜孜不懈、不怨天尤人,數十年如一日。只知感恩、只知惜緣!撫心自問:「弟今日之所獲,均此塊土地與人民所賜。是所謂落葉歸根,別無他念。」故數度拜讀吾兄來教,文心似乎猶帶漢族惡質文化甚濃。真是感慨萬千。獨自凝視海上白雲蒼狗良久,益覺你我此生起伏波折,足夠寫十萬言小說一冊。畢竟一生只是為安定而已。至於宗教、政治語言且放於假日,來同聲狂呼疾叫所謂:「禍福同根」,非只是宗教勸善語也!你我都心知肚明! 

八十年如流水,尚幸你我都已子孫滿堂,且老伴尚健步,真要感恩。絕對後會有期。擱筆猶不勝唏噓、老淚濕襟。 

八十年華夢裡過、至今方覺歲蹉跎」。宜保重,健康第一!

弟李卡度醉筆


  • 1:筆者與受文者情深重於親兄弟,戰後(1945年)共事報界近十載。惜當年(指1950年代)為政治之堅持所害,前後共被誤戴紅帽子押送來台洗腦多年。遂有「老淚濕襟」的收筆句。

  • 2:夏島指夏威夷

  • 3:返岷:指返回菲律賓馬尼拉市

思啊~想~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