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小可樂果劇團

李卡度

2006516日於台北

扶輪癡

ROTARY

 NUT

PDG Ricardo


 

二月下旬在夏島家中收到該團團長王滿玉女士長途電話,邀我參與演出「白雪公主」,我的一家老少都一笑置之。翌日第三次來電話我答應了,遂收拾行李趕回台。迢途不斷為內人所諷刺,冷譏熱哄。使我內心也有放棄之念。回台灣馬上參加彩排,始堅定信心參與演出,並決心盡力演好不叫人失望,因為我看到許多世間不可能存在的熱誠與事實。執筆時猶存疑。台灣不是個唯利是圖的工商業社會嗎?

    「劇團的小朋友已由五位腦性麻痺增加到廿位唐氏症自閉症弱智與多種障礙別的小朋友所組成」。故在第一次彩排的下午,看到多位卅歲左右的母親在寒風凜冽之下伴帶著有障礙的小孩走進大廳,手攜小包行李(點心與水),面帶笑容彼此招呼請安,彩排約半天後而返。為的只是對這位小孩的愛。「求劇團的陶冶帶給折翼天使的療癒功效」,看到小孩們(本文有括號的句子均是轉自「白雪公主」的節目手冊)。還是笑談自若與常人無異。尤其是看到只十歲而四肢全被截的女孩郭韋齊和她的母親,j竟要表演舞蹈。怎不叫人馬上動起悲戚又同情之懷。郭母猶說:「活著就有希望,老天爺就要她用最小的身軀做最大的展現,讓我們知道何謂人生,更清楚生命的源泉與價值。這七年來她帶給我喜悅與豁達」。

    我匆匆地讀完該節目手冊,這十幾個弱勢孩子的笑容與身影在腦中轉。自我反省說:「我應感恩!應感恩!雖非明星演員也應盡力奉獻。罵我不自量力或老不修:我也願接受。」

    果然出人意料之外,三月初七初八日在市政府親子劇場演出兩場均客滿,當然得力於華岡藝專與悅舞蹈教室與諸名藝人的參與。台下觀眾竟有這種評語:「竟有百人的大場面與豐富的背景,沒有人不被感動,遠勝過美國賭城的戲」。

    詳情可閱現場拍DVD片,不于此浪費筆墨。但我在後台親歷其景的見聞,即非外界能詳。台後百坪化妝與休息房間,年輕人潮不下兩百眾。遠勝假日的菜市場。角逐與笑喊聲不斷,也見舞台工作人員進進出出。但有燈光與音樂的舞台前j順序進行演出,背景依時上下更換,掌聲斷斷續續,未曾中斷。理應向舞台監督工作數位青年行三鞠躬禮。他們面對這演出的百餘眾青少年群,也許是首次。然可喜的是:他們服務性高,工作目標清楚,指揮一聲就鴉雀無聲。因為他們均高級專科學院的學生。

    副導演黃民安只卅歲不到,後台就好像是他的運動場,他說「挫折和挑戰都不是重點,心態才是關鍵」。

    的確心態是關鍵,八日下午終於行閉幕禮時,背景有這百位演員正立,劉華導演在台上;凸然邀我夫婦上台,感謝我內人綿薄捐獻的鼓勵。內人也拿起擴音機說了幾句鼓勵眾人的話

。來日方長!

    她也感染了現場愛心的澎拜,關鍵心態做了一百八十度轉變。我也終於獲特赦。

     曲終人散,但可憐的劉華導演和王滿玉團長還要面對許多麻煩的善後工作:道具的收拾,服裝的整理,與車輛交通載運的事。還得希望小朋友們平安返家。才算正式落幕。

    團長說:「我們的動力來自你們的支持與鼓勵」,導演劉華說:「願上天賜福你們!如果真有來生,請讓我在與你們結緣」!筆者的回答是:「你們休息吧!沒有健康也談不上工作」。詩云:「世事蹉跎人易老,芳心猶遂曉雲愁」。

    窗外玫瑰紅又嬌,百朵齊放。讓我們祝福那辛苦的園丁,但願明年有新的肥料,種新的品種。

    擱筆時猶聞那群小英雄叫我「爺爺!爺爺」!這是我最豐的收穫。

    自由時報三月十日j載:「父勒死子,母助棄屍」,「58歲妻打死70歲夫」


   # 其他相關活動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