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竟有此事

李卡度

2007929日於台北

扶輪癡

ROTARY

 NUT

PDG Ricardo


 

    地點是香港九龍一家旅館的套房內,友人的介紹幸遇一位奇人。年只五十出頭,美國長大受教育而定居香港能操流利粵語、英語和生硬的國語,少許漢文。筆者連續兩晚與之共餐且均並坐一起。飯後應邀順道至其家談天說地,竟至午夜十二時許方離去。彼此均無倦容,同坐者五員扶輪社友竟也都興趣勃發,未有倦容而早退者。

  此君姓林,名字不欲為人所知,筆者也未敢表露於此,在港已建立自己的經濟基礎,故他無求於人。他業餘的工作就是救濟人、醫治無名雜症。他醫治的方法無藥品也非氣功之類。但卻有「發功」的用法。「借天地磁場之氣來治病的」。「我和平常人一樣生活著,只是一個突發或偶然的剎那,悟到我有預見的能力。比方說你堅信一到門口就有計程車在等候,果然如是。再預測友人已在下樓等候。那時雨會終止,亦果然如是。這樣一連串的「自信」正確出現,那就得自信是有功力了。」

  「你堅問我治病的方法,其實也簡單,那只是一種意念。」

  「我並不懂什麼是氣功、易經、或陽明學說所謂天人合一,佛教、基督教,我所說的道理只不過與它們說的巧合而已,世界各地的一切宗教歸根到來只就是同一個神。」

  「中國的文化我尚未深入到能夠和你談學術與理念的事,我也經常想找高人來指點,彌補我的缺失。」

  上列是他談話內容片段,很多是以英語和粵語混合來表達。自己默認是預言家與理念治療者。

  我看到他每天生活似乎都在晚上活動,白天休息且時間只三四個小時。據云也只食一餐。讀者不要以為他身穿是道袍、白髮蒼蒼的長者,相反的他只是五十歲出頭,西服畢挺,談笑風生,很健談的外交人才。一桌十餘人進飯,他不讓任何人有被冷落之感。很自然流露「關心」的情懷。然而當他靜下來時卻能道出老子道德經的基本思想,即是「自然無為」,「長生久視」和關於「道」的闡釋,有許多指掌握自然為我所用。

當我重複地問他是否與道教、陽明學說的「天人合一」,或孟子、孔教,或基督的「愛」字而引申出來的?他始終否認,甚至坦承他未讀過。他在美國受教育而成長的。東方的文化思想未曾深入。他身邊的朋友也都證實這一點,可見絕非虛偽的謙虛。

  關於易經陰陽太極與五行生剋,他熱衷於它的真理,而終止在八卦的排列與對宇宙萬物的解釋。基督的「愛」與「給的比受的更幸福」、佛教的「因果報應」、「積福」,丹道氣功的貫通氣脈,溫養靈力,這些學說斷斷續續地都被他引用發揮,然他又拒絕承認與任何一個學說有「根源」的緣。

  理解或解答生命與宇宙之謎有多種路徑:科學、哲學、宗教,或迷信或理學與詩。林君郤重覆地回答他是「靈感」,是「悟」出來的力量使然。力量的來源據云是「天道」,即非道教亦非「巴人巫術」,也非人性學。但成份卻都含有它的精華。也似乎都被他利用。

  親眼看到與聽到他的事蹟,免不了由好奇而轉入「迷惑」,內心裡喊:「真不可思議」。下列事蹟是第一手資料,在場有十餘扶輪人。均非愚蠢之輩容易受騙的。但也都有存疑與好奇的心態。

  有陳君自台北來長途電話,謂其父在美國即將入醫院開刀,似是肝病,問是否可長途電話治療?免于開刀?林君認為可以一試,但認為縱然治好他,他還是自己要去開刀的,因患者未有信心于他。隨即問患者幾歲?其子謂「應是七十二」。林君思考半刻,「他已七十八歲且行動不方便」。果然長途電話查詢確是七十八歲。林君未採取行動。因已知病情不樂觀。

  經過三個小時的詳談,笑聲不斷,皆大歡喜。已晚上十二時將近,雖雨聲不斷亦非散不可。林君送至大門口,暴雨果停,馬上兩部計程車轉身到來,返抵旅館後眾人驚奇的表情猶在臉上。他並未打電話叫車,下樓時猶聞雨聲呢!

  信不信由你!茲事隔已半載,我還是不信我親眼所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