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過客

黃春明


─上一頁─



 

一位多才多藝的人,身體非常強健,個性中有點叛逆,師範學校就讀了四所,當時師範學校的學生畢業就是為人師表,在品性功課上要求很嚴,所以由這個記錄我們不難看出他不拘束的個性。

我與他同在台南虎頭碑當兵,當時軍人一個月只有一百多元的薪津,記得有一次他要回家時缺少盤纏,向我借了錢,在他要回家之前寫了一封信,夾在他書桌上的書裡,表明萬一他在回家的路上發生了意外而身故時,書桌上的那些書要留給我,用來抵借款,讓我印像深刻。

這個宜蘭人頗有藝術天份,他在鄉土小說的創作是我們所熟知的,文筆很感性,代表作有「看海的日子」、「沙喲哪哪」…等燴炙人口的書,但諸不知他在繪圖方面也是很有才華,線條簡潔有力,在一九六二年他寄給我的賀卡,我留存至今,簡單的一張親手畫的賀年卡,代表著他內心的關懷,是我永恆的收藏。

在軍隊中他利用空暇時間認真看書學英文、西班牙文、法語,放假就往書局跑,他喜歡讀書的習慣給了我很大的影響,我也學著逛書局,找書來看,日後我的孩子也耳濡目染養成喜歡逛書局與看書的好習慣,這是我要感謝他的地方。

記得在虎頭碑當兵時,在官田附近有一座橋,我們常在那裡聊天講故事,他說至他祖父過世時,他父親與叔叔在祖父靈前吵起架來,當時大家正在吃飯,黃春明二話不說,把整張桌子掀了起來,並要他父親與叔叔至祖父的靈前懺侮,可見他的本性,雖有點霸氣,但不失其正義。

還有一次他牙痛,偷跑出去,結果回來被關警閉,還罰跑三圈,結果他的老脾氣一發一直跑不停,全身是汗,長官要他停,他就是不停,還拿槍要刺長官,差一點被送去軍法審判。

同袍三個月,相約要幫忙畫插圖,後來不了了之,後在台北的中華商場遇見,很高興,包了一個紅包給我的小孩,真是不好意思,後來就沒再見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