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芬伶:

女性意識

蓋過母性情懷


─上一頁─


 


 

 

1、純情女性作家的絕美世界

周芬伶在1970年出發,第一本散文集是《絕美》,其中所構築的是一個非常清純透明的世界,充滿憧憬與嚮往。像〈傘〉一文中,即透過傘來寫姊妹之間的情感,傘的收束、撐起即是情感的開合。

2
、當愛情與婚姻幻滅時

散文集《暗夜》之後,其文風開始轉變,生命的滄桑出現,對世界的不信任、徬徨、猶豫、掙扎,在文字的敘述中出現。不禁讓我們猜想,在她的成長過程中遭遇挫折、傷害,才會呈現這樣的作品。一個作家藝術生命的成熟,也就是他個人生命的成熟,生命的成熟並不一定圓滿,某一種成熟就像完石,不斷地被敲打,才成為一個藝術品,其間是充滿痛楚的。周芬伶的《汝色》、《世界是薔薇的》就是這個階段心情的歷程。從純情少女到婚姻中挫磨,開始對整個世界的不相信,對男人的不相信,再到最後有了突破,其生命宣告成熟,以傷痕累累的形式出現,如果文學是要用命寫出來的,可以看到周芬伶付出相當大的代價而得到散文藝術的成熟。

3
、許多女性體內都藏有一個受傷的母親

經歷婚姻的失敗後,也失去孩子,只能默默地凝視著孩子,那種痛楚亦使作家受傷,雖然最後她的女性意識超越母性,但其體內仍藏有一個受傷的母親。

4
、奪回女性身體的自主權

在父權社會下,女性失去身份,失去認同,而在周芬伶近期的散文書寫,我們看到她漸漸從傷痛中走出,並重獲自由。


作品簡介

()散 文:

˙
絕美(處女作,被評為天才與天真的作品。)       ˙花房之歌(此本得中山文藝獎,在早期的文章中,算是較整齊的一本。)  
     ˙閣樓上的女子(不太滿意的一本,新舊文雜,寫小說的企圖太強烈了。)
      ˙熱夜(最不滿意的一本;有幾篇還不錯。此時期並未專注寫散文,求新求變的意念使得形式較晦澀。)
      ˙百合雲梯(與琴涵合著的散文集,卻賣得很慘,書名卻是最喜歡的。)   
    ˙阿甘正傳(有關女性的雜文,也賣得不好,很寂寞。)

(
)小 說:

˙
妹妹向左轉(其實是蠻炫的一本書,可惜知音不多。裡面的情節當然是虛構的。)  
    ˙醜醜(寫給全天下自認為不美麗的女孩,醜小鴨雖沒有變天鵝,卻可以說是一隻會唱歌的雲雀。)
     ˙藍裙子上的星星(這是我最暢銷的一本,不知道原因在哪裡。)  
    ˙小華麗在華麗小鎮(會讓人喃喃自語的童書,小朋友大朋友都蠻喜歡的。)

(
)口述歷史:

˙
憤怒的白鴿(可以當歷史讀,也可以當故事讀,照片也很珍貴難得。)  

   (資料取自 鮮網駐站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