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

園地




94/01/27讀書委員會心得分享

修行的第一堂課

導讀

文/傑弗瑞•霍普金斯(Dr. Jeffrey Hopkin)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西藏學教授,先覺提供


我們需要和平與慈悲
人與人間即使對和平單純的需求都變得越來越急迫
……
    
                           ───達賴喇嘛


我第一次聽到達賴喇嘛的開示是在一九七二年。那時,我剛到達印度北部達蘭莎拉(Dharamsala)三天,他正開始傳授為期十六天的開示,一天四到六小時,教導走向證悟之道的不同階段。我在一九六二年開始學習藏文,修行藏傳佛法。我的老師們專研藏傳佛法複雜的典籍論述,幫我奠定了根柢,希望我到印度跟隨西藏流亡學者/瑜伽士們繼續學習。但坦白說,當時我對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並沒有信心,認為這一位一九三五年生於西藏東北,透過預言、淨見及特殊驗證,兩歲時就被政府指定為轉世的喇嘛,不可能勝任這麼複雜的開示。

結果,我太驚訝了。

那一次,達賴喇嘛談論一系列關於走向證悟之道的主題。他用大大小小的概念吸引住我的心智,澄清了長久以來未解決的問題,並擴展至其他的議題,進而引領我的理解進入一個新的境界。

達賴喇嘛用藏文開示時,說話速度非常快而又非常清晰,以致我不可能分心。有一次,他在述說發菩提心的觀想時,特別受到靈感啟發,把聲音提得很高,然後開玩笑地說這是他的「羊聲音」(goat-voice)。然而,在這種聲音裡,我聽到了一個詩人受到靈感啟發的專注。在那一系列的開示中,達賴喇嘛以哲學家的深度,說明了走向證悟的所有修行,還經常融入其他老師開示時單獨論述的主題。在本書裡,讀者同樣可以聽到這種詩人和哲學家的雙重聲音。達賴喇嘛有時用動人的敘述,來說明生命的現狀和利他主義的美,打動我們的心;有時又對空性禪定這類甚深修行做仔細的分辨,讓我們的沉思冥想得到多年的滋補營養。

達賴喇嘛五歲時就被帶到西藏首府拉薩,接受完整的出家訓練。由於中共在一九五年侵略西藏東部,因此他突然必須以十六歲之齡掌握西藏政府的政權。儘管多次試圖與侵略者合作,但他最後面對緊急的自身安危問題,在一九五九年流亡到印度。在流亡期間裡,他成功地重建各種西藏文化中心,讓廣闊的西藏文化得以繼續存在。他大規模地走訪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帶給世界--不只是給佛教徒或其他宗教的信徒,而是給所有的人--一個關於仁慈對社會結構重要性的訊息。為了表揚他為西藏人與所有人類的努力,一九八九年他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尊貴的達賴喇嘛曾經出版過許多書籍,有些是給一般的讀者,而其他則是專門給對佛法有興趣的人。在本書裡,達賴喇嘛憑藉著西藏心靈修行的久遠傳統與自身經驗,建議我們如何在心靈道路上修行,以走向心理的清明和情緒的轉化。經由如此,他指出我們如何能夠讓生命充滿意義。

我認識達賴喇嘛已經三十年了,其中有十年時間擔任他的首席講座翻譯,陪伴他到美國、加拿大、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澳洲、英國及瑞士講學。在那段期間裡,我親眼目睹他具體實現這些修行,使它們成為他生活的核心。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我們應該清楚了解到,這位具有洞察力、慈悲、幽默感的人是來自於西藏文化。我們必須重視、珍惜西藏文化,把它當成世界上重要的奇妙寶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