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國際扶輪公共形象資源小組

工作會議紀實

2006-07年度國際扶輪公共形象資源小組

副總協調人 PDG Pauline

 

從台北飛往芝加哥的班機上,一路上無法入睡。四月四日下午二時左右抵達芝加哥後,坐上計程車直奔RI總部的所在地艾溫斯頓(Evanston),check in希爾頓花園酒店後,仍毫無睡意。打了個電話給RI公關部經理Wen報到,他建議我趁著外面有太陽,出外到附近著名的西北大學走一走,吸收點陽光空氣,晚上就會好眠。結果這方法真的很奏效,我一覺從晚上六時睡到第二天早上六時,足足十二個小時昏睡。 

翌日會議便要開始,因為RI鼓勵前來參加會議的委員早上到One Rotary Center的地下室餐廳用早餐,所以便提早出門,先去熟悉一下環境。到達餐廳時才七時三十分,可是小組其他的委員有好幾位已經在用餐,比我還早。大家彼此介紹後,其餘幾位也陸續抵達。我們小組除總協調人Bob Aitken及我以外,尚有來自六個洲的區域協調人;代表澳洲的Loryn Clark,擁有一家行銷公司;來自亞洲日本的田岡久雄,曾在電視台及電台工作過;南非的Shirley Downie,也有公關廣告的經驗;歐洲愛爾蘭的Martin Molony,是本屆總監,也是一位傳訊教授;南美洲巴西的Fernando Ribeiro是一位記者;最後是美國6000地區的William Tubbs,是跟我同屆的百週年總監,也是刊物的出版者。看著我們這群來自世界四面八方的扶輪人,卻在此刻相聚在此處,為著扶輪的發展共商大計,有著非常奇妙的感覺,但就如我們其中一人說:「扶輪是一個奇跡。」  

會議在九點正式開始,由主席Bob Aitken先說明一天半工作會議的目標及議程。RI公關部經理Wen準備了一本厚厚的工作手冊,也向我們說明我們的角色及義務,基本上公關是RI社長越來越重視的一項發展,由於RI的未來不論是社員或服務的發展,都有賴於扶輪的公共形象,因此2006-07年度公共形象資源小組委員全部來自傳播界,大家討論時有共同語言,也就非常有效率及進展。 

十時半左右,下屆RI社長 Bill Boyd安排我們到他的辦公室與他會面,他以十五分鐘左右向我們說明了他的服務年度的核心理念。由於扶輪一向在各行各業特別是在社區服務上一直是出類拔萃的典範,他認為提出Lead the Way是呼籲社友在為人類需要的努力上繼續擔任領先服務的角色。他同時亦強調了尊重過去的 RI社長提出的服務重點的重要性,因為扶輪並非突顯自我,而是注重傳承,因此識字、保健、水資源、扶輪家庭仍會成為他努力的方向,而公關亦成為重點之一,這些都是扶輪在第二個世紀賴以成功的要素。及後秘書長Ed Futa亦加入我們的會議,對大家鼓勵一番,並再強調RI對公關的加強是志在必行。 

我因發現在不同的印刷品上,給我們小組冠上了不同的名稱,有公關資源小組、公共形象資源小組、及公共資訊資源小組,便建議一致性的使用公共形象(Public Image)一詞,因為公共關係的目的是建立公共形象,使用手法以建立可信度(Credibility)為主。而我們現在所負責的範圍不但是below the line的新聞報導、宣傳冊子、及其他非廣告性的文宣,更包含above the line的平面或立體廣告,因此應稱為公共形象資源小組,我的建議獲得一致性的通過。 

討論到了使扶輪獲得更多曝光的工具時,委員們都提出了他們自己區域所用的方式,彼此分享及作腦力激盪,Wen也出示了台灣在百週年時所做的廣告作為範例,並建議各位區域協調人透過Zone Coordinator地帶協調人,鼓勵各地區成立年度公關預算,並為扶輪爭取更多曝光機會。 小組亦提出看板是最快速提昇知名度的工具,因此也建議各地區可按當地的情形研究看板廣告的可能性。 

下午的時間為我們安排了媒體及發言人訓練,並邀請了芝加哥848電台的名主持人 Steve Edwards 為我們進行模擬的媒體訪問演練。結論是:主持人認為這一班是最高水準的一群。 

是晚,下屆RI社長Bill Boyd邀請我們到他的家「飯前小聚」,他與夫人Lorna都是非常實在的人,就住在RIOne Rotary Center旁邊安排的一幢公寓,面積大概三十幾坪,樸實的佈置,告訴我們RI社長並非過著帝皇式的奢華生活,反而平實簡樸,與我們亞洲的想法,完全不同。也許,也該是我們檢討錢應用在實際的服務上,而非浪費在無度的吃喝上的時候了。晚飯是Bill Boyd夫婦在一家Wolfgang Puck歐式餐廳中宴請,RI前理事Sam Greene亦是座上賓,我剛好坐在他身旁,聽他說了一則令人感動的故事。 

Sam Greene2000年擔任理事期間,理事會中有一位日本籍的理事Iwao Shino,有一次兩人聊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Sam在美軍中服役曾參與的慘烈戰事,Iwao Shino突然問他「你在哪裡打仗?」Sam回答在菲律賓的某戰場,而在同時、同地,Iwao Shino也在日方的軍隊,參與過同一場戰役,當年互相廝殺的仇敵,現在正坐在同一張桌子前為人類謀福,扶輪之偉大,可見一斑。這個故事也給予我深深的啟示,惟有愛人,才能有和平,扶輪社友比平常人更不應互相攻訐,污衊扶輪崇高的促進和平的精神。 

另一則故事是好萊塢紅星梅爾吉勃遜最近在墨西哥拍片,拍攝期間遇上大地震,當地災區受創甚深,為了回饋當地人對他拍片時的支持,他捐出了一百萬美元賑災,唯一的條件是:一定要透過扶輪社的監督及策劃。 

如果扶輪繼續能保有良好的形象,則能繼續獲得公共的信任。保有良好形象基於扶輪人所築建的可信度,而這可信度又有賴於扶輪人之行為,因此真正愛護扶輪的人,應以高尚的行為及服務精神,對待社友和週遭之人,換言之,是以行動去打造扶輪形象的基石,否則,再多廣告,也無法取信於人。

是否一切屬於真實

是否各方得到公平 

我認為這才是最佳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