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地區擴展與社員發展

District Expansion & Membership Development

誰引介了你?
前國際扶輪社長理查
Richard D.  'Rick'  King

每一個扶輪社員在最初都是經由另一個扶輪社員推薦而來的。那個推薦你參加扶輪社的人等於送給你一份美好的禮物。當初是誰與你接觸?誰推薦你成為社員?這樣一份贈禮的恩情,你如何來回報?

據估計全世界共有約120萬名扶輪社員。我對這個數字並不贊同。也許這個數字指的是在扶輪社的社員人數,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多數以百萬計的「扶輪社員」。在這些人的內心深處,他們跟我們是完全一致的。他們希望能夠為人數付出有所貢獻。他們追求扶輪特有的聯誼與珍貴友誼;這兩者使扶輪猶如一個親密的全球性大家庭。他們希望能夠加入一個親組織,其中每一種族、膚色、國籍、語言、文化、意識形態、和宗教都能獲得代表。他們希望能夠加入一種運動,而套用史懷哲的話來說,這是一種可以培養出「真正的人」的運動。

而他們所以不具扶輪社員身分的唯一理由,是因為根本沒人問過他們。沒有人跟他們接觸。

國際扶輪對這個世界做出許多美好的貢獻。我們幫助不良於行者自立行走、讓盲人得以重見光明、聾人得以重拾聽力。我們協助治療病者、使衣不敝體和飢餓者得獲溫飽、預防疾病、淨化污水、建造學校、培訓師資、提供獎學金、發展領導統御技巧,並在世界各地倡導和平與瞭解。扶輪為他人服務之計劃無遠弗屆、包羅萬象,而且全球近28千個扶輪社的社員均致力參與。扶輪帶來改變:它改善了人們的生活。

可是我們也可以說,從扶輪活動中受惠最深的其實並非其服務的對象,而是在其中付出的扶輪社員本身。而其中受惠最多的則是那些極其幸運的扶輪社員:他們不僅只是身在扶輪,更將扶輪融入心中。他們投入服務計劃、基金籌募、各扶輪社領導職務、以及國際扶輪扶輪基金會的各項計劃中。的確,有人觸及這些人的生命,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對於那些推薦我們成為社員,給我們這些機會的人,我們要如何回報?我們欠那個人,還有扶輪,多大的恩情?

我聽說根據估計,98%的扶輪社員從未推薦過一位新社員。他們都從扶輪社員的身分獲益許多,有些甚至受惠多年,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將這個機會推己及人。他們在談到推薦自己加入扶輪的人時,總是充滿感情與感激;他們也經常說扶輪對他的意義重大,可是他們卻從未曾將成為社員的機會和另一個人分享。

今年,國際扶輪社長賀伯布朗要求我們改變這一個。曾經都是社員資格接受者的我們,在今年的扶輪年度中,應該推薦至少一位新社員。要做到這點並不難;也不需要花費一分一毫。不過要達到此點,我們必須隨時感念我們的推薦者為我們做的一切,並且深切瞭解:要報答當初與我們接觸者的最佳方式,就是以同樣的方式去接觸他人。

這個組織需要這些新人的加入他們在心理上早已是扶輪社員,只是還在等著邀約正式加入扶輪而已。為了讓扶輪的各項計劃能夠持續直至下一世紀,我們必須扭轉過去5年現有各扶輪社的社員逐年衰減的趨勢。如果我們不能努力建造未來,那麼我們勢將成為過去的遺跡。

在今年的社員成長活動中,我到過許多地方,激勵扶輪社員努力盡到推薦一名新社員的義務。我聽到各式各樣的藉口:「我們扶輪社的社員人數剛剛好。」、「我們沒有足夠的空間來容納更多的社員。」、「我們已經聽膩了社員成長,我們以前就聽過了。我們重質不重量。」等等。如果一個扶輪社真的認為自己的社員人數剛剛好,或是真的因為會議室不能容納更多的人而無法增加社員,那麼他們可以更動例會地點,或是輔導成立新社。只因為房間太小,就不讓他人有機會享有我們所擁有的社員資格,這樣是說不通的。這對一個捱餓的孩子、不識字的大人、罹患小兒麻痹症的年輕人來說,代表了什麼?在這個世界上該做的事太多了。當一個扶輪社著手輔導成立新社時,這個輔導社的本身往往也隨之成長。這是一個古老的道理:施的越多,受的也越多。

此外,社員成長這個主題,我們的確已經聽過好幾年了。我非常可以理解為何有些人覺得聽膩了。但問題是我們雖然聽到了,但卻沒有去做。光是聽到這個訊息不夠的。如果要把這件事做好,我們必須起而行才可以。如果我們曾經試著去做我們聽到的訊息的話,現在扶輪社不會有這麼嚴重的社員流失問題。我們也不需要舉辦卡加立挑戰,或是推動社員成長的話動。

至於質與量,還有扶輪的聲譽問題,當然都是非常重要的。扶輪是一個高品質的組織,我們要找的也是高品質的人。我們並不會「只為增加社員」而找人加入扶輪。所以問題是:你已經邀請了社區所有合格者來成為扶輪的一份子了嗎?我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我們已邀請過所有高品質的人,全世界再找不到我們沒邀過的高品質的人了嗎?只有當上述問題的答案是肯定時,我們才需要去擔憂數量的問題。在這樣一刻來臨前,我們還要努力才行。

我們所追求的品質是心靈的品質。我們要找的是願意心回饋、做到超我服務的人。我們可以說扶輪之中有許多地位與收入方面都可稱為高品質的人,可是他們對於從社員資格中獲益,遠比對投入扶輪的服務活動更感興趣。誰才是真正高品質的人?你所信奉的宗教又會如何評斷?

我們當然希望維繫扶輪的聲譽。我們每個人都對於下述事實感到萬分驕傲:扶輪是一個聲譽卓著的服務組織,組成份子皆為傑出領導者:老闆、經理、主管、專業人士---他們全都是有能力去創造改變的人。可是太多的扶輪社把心思放在關切其聲譽,而非其服務,甚至其生存上。許多扶輪社員平均年齡為6070歲。這些扶輪社若不能吸收更多新社員進人,那麼10年、20年後,它們將何去何從?它們可能成為盛名猶存但已不復存在的扶輪社。不論我們喜不喜歡,或許年輕人對聲譽是感興趣,但是一個真正在做事,同時能夠提供其成員實惠的組織才能更引起他們的興趣,打動他們的其實是扶輪的理想和扶輪對世界和平的夢想。我們從消除小兒麻痹等疾病計劃了解到這一點,儘管我們透過消除小兒麻痹等疾病計劃對世界貢獻良多,但是扶輪本身從中得到之獲益卻比其付出的還多。在付出中,我們也有所領受。真正為扶輪帶來聲譽和榮耀的,正是像消除小兒麻痹等疾病計劃這樣的活動。

從後面所附圖表可以看到,有些地區和扶輪社積極響應賀伯社長今年所提的卡加立挑戰。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首先必須要訂定目標。大部份的扶輪社和地區在本扶輪年度之初,都曾向賀伯社長提出自己的目標。如果你的扶輪社當時並未訂定目標的話,現在擬定也不嫌晚。本扶輪年度尚餘兩個月才結束,所以每個扶輪社員都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推薦一位新社員。

這個目標非常重要。它是一個明確的數字---一個目標額。少了這樣的個目標,大部份的努力都將徒勞功。

第二、必須要擬定計劃。整個扶輪社是否應該分成數組?每組中的每位成員是否都有一個推薦新社員的最後期限?扶輪社是應為可能的新社員及其配偶設定一個「來賓日」,或是舉行一場爐邊談話?計劃中是否涵括尋找年輕事業人士---前扶輪少年服務團員、前扶輪青年服務團員、前扶輪基金會獎學金學生、獲得新聞媒體報導的優秀年輕人?套句前國際社長羅伯巴斯的話:「如果我們想要扶輪邁入下一世紀的話,,我們必須讓扶輪足以吸引年輕人。」。

第三、必須有行動。除非計劃能夠帶動行動,否則訂立目標和計劃毫無意義。如果扶輪社有意成為這個歷史年度的重要一部份,那麼它就必須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內加緊行動。現在是行動的時刻。讓我們一齊期望,在下個月的卡加立年會上,賀伯社長將可以向全世界宣告扶輪成立91年以來,最輝煌的社員成長淨額。每個扶輪社員都應該在今年推薦一位新社員,以參與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活動。

在加入扶輪近30年後,我在提筆寫下上述感想時,老實說我已想不起來當初我加入扶輪時所屬地區總監或是扶輪社長的姓名。可是我會永遠記得前地區總監保羅艾略特,他曾經來到我的辦公室,跟我說:「瑞克,你想不想去參觀扶輪社?」保羅改變了我的一生。他引了我。

引介你的人是誰?但更重要的是你將引介誰?


作者:

前國際扶輪社長理查Richard D.  'Rick'  King。金是1995-96年度社員特別工作小組主委,同時也是第1010年委員會,以及消除小兒痲痺等疾病計劃講者委員會的委員。他是國際扶輪扶輪基金保管委員當選人、以及美國加州尼爾佛瑞蒙扶輪社的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