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難得的任務

Assignment of a Lifetime

扶輪社員作家佛沃德透露撰寫扶輪百週年歷史書的收穫與挑戰

Rotarian writer David C. Forward shares his experience

of preparing Rotary's centennial history book.

( 扶輪月刊2004/1 )


1999年,佛沃德展開一趟持續3年半的文學之旅。這一趟長途旅行讓他由國際扶輪的檔案室走到世界各原的角落。一切都由前國際扶輪社長季愛雅(Luis Vicente Giay )1997所指派的扶輪百週年歷史委員會捎來的一通電話開始。這個委員會的主要任務便是在2005年出版一本書(稍後命名為「一世紀的服(A Century of Service))來紀念扶輪的百週年。該委員會費心搜索適當的執筆人選,最後選定美國紐澤西州梅德佛的作家兼演說名嘴佛沃德(David Forward)。他是紐澤西州馬爾頓(Marlton)扶輪社員,已經加入扶輪22年,曾獲得有功服務獎。他寫過6本書,也是「航空」雜誌(Airways)的資深編輯。最近,他向英文「扶輪月刊」描述他撰寫這本書的經驗。


你接受這項任務的最初想法是什麼?

身為扶輪社員與專業作家,我覺得很榮幸、很興奮。可是在最初的欣喜之後,一想到接受記錄百年來的扶輪與成就這樣龐大的計劃時,便感到無限惶恐。我心裡想:我真是自討苦吃。可是已經沒有時間反省了──已經無法後悔。

 

你怎麼開始這項工作?

我的第一件工作是為這本書訂出大綱。光是為了準備大綱,我便有25個週末從佛德到伊文斯敦的國際扶輪世界總部進行研究。

 

你寫故事的手法?

身為專業演講人,我深信吸引聽眾注意力的關鍵在於運用軼聞小故事。就像有句諺語所說的:「事實陳述真相,故事打動人心。」所幸委員會主委,前國際扶輪社長凱勒(Charles C. Keller )和副主委懷特(Willmon White),英文「扶輪月刊」THE ROTARIAN前主編給我很大的自由來用輕鬆、敘事的筆調來寫這本書,以帶給讀者知識、娛樂、和啟發。

 

你如何開始研究?

早期的行程多半終日埋首在國際扶輪檔案室堆疊的歷史文件中。雖然這聽起來可能很枯燥,事實上卻是很棒的經驗。可能好幾個小時苦讀一無所獲,然後一顆寶石突然出現。

 

你可以舉個例子嗎?

就在保羅.哈理斯在1905年成立第一個扶輪社之前,他愛上佛羅里達州傑克森維爾一個名叫葛蕾絲.曼恩的女子。他們開通信,文詞十分動人。初期的信十分正式,以「親愛的曼恩小姐」或「親愛的哈理斯先生」開頭。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稱呼與開始變為「我親愛的哈理斯」,最後更變成「摯愛的保羅」。信件的日期從1904年開始,持續到1905年中,內容包括成立新扶輪社的消息。她在回信書寫鼓勵的話語,祝福「你的小社團」。讀著這些感情越來越豐富的豐富的書信──最後保羅甚至提出求婚──令人著迷,也因為自己貿然介入覺得有點罪惡感。然後信件突然神祕地中斷,婚約取消,我從通信中推論得知葛蕾絲的父親似乎不同意她和保羅的婚事。

 

你在撰寫本書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最大挑戰之一就是決定要把什麼放進去──或不放進去。我們想要將字數控制在5萬字。我、凱勒和懷特有時候會激烈討論。他們經常說:「一定要把這個放進去。」或說:「這個人不可以省略。」我們為某些人、計劃、和區域到底要用多少篇幅來寫也苦惱不已。然後有一天我們突然恍然大悟:「這不可能是扶輪最後的史書。」從那時刻起,壓力便大為減輕。沒有一本書可以完整呈現扶輪每項計劃、每件善行、以及各國的傑出扶輪社員。我的目標是傳達扶輪社員在行動時的精神與奉獻。如果你看看扶輪的主要計劃,便會發現大多數都起源於某一個人的構想。

 

最後的字有多少?

  在嚴格的編輯之後,我們刪減成85000字!

 

為了這本書你還到什麼地方進行研究?

  從一開始,我們便想從全球的──而非美國的──觀點來呈現扶輪的故事。我的許多演講邀約也都在美國之外,因此我可以在不給國際扶輪增添差旅成本的情況下到許多國家進行研究。無論我到哪裡,扶輪社員都熱情歡迎我,分享扶輪服務與熱忱的實例。我到澳洲、衣索比亞、馬來西亞、俄羅斯、土耳其──總共23個國家。

 

有沒有遺珠之憾?

  為了忠實呈現扶輪,除了訪談扶輪高層領導人之外,我還想要和基層的扶輪社員談。扶輪社社員都會展現──大推描述該市或區域扶輪活動的書籍、錄影帶、剪貼簿、和照片給我看。這就是我覺得必須說抱歉的地方:這本書實在是沒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容納我所收到的扶輪社和地區的歷史,我希望扶輪社員未來可以編纂自己當地的歷史,在當地流通。

 

請談談這個計劃的精彩部份。

  我得以訪問每位在世的前任國際扶輪社長。在英格蘭,我和扶輪最年長的1973-74年度前社長卡特(William C. Carter)碰面。他對於扶輪在未來100年的發展提供具前瞻性的精闢見解。前第5150地區(美國加州)總監史特吉恩(Bill Sturgeon)引介我認識另一位社員伍德(Homer Wood )的精彩人生,後者創建舊金山第二個扶輪社,並協助建立美國西岸其他扶輪社。他本身便值得寫一本書,不過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沒有哪一次的訪談比較特別?

  許多前社長、前秘書長、和前國際扶輪理事都花幾天的時間,言無不盡地告訴我扶輪某些重大決定的決策過程。其中一次記憶深刻的訪談包括訪問前國際扶輪理事宋仁相(In Sang Song),他曾擔任韓國許多高階部長的職位,目前仍是該國最受尊崇的公眾人物之一。還有伊斯坦堡的扶輪社員描述他們如何賑濟1999年地震的數千名災民。在莫斯科,當地的地區總監很驕傲地邀請我到俄羅斯最新的扶輪社訪問,就在一個星期前才成立的,新社員包括外交人員和跨國企業主管。在美國印第安那州鄉間,敏斯(George Means)就在逝世前幾個星期,花了一整天告訴我他在國際扶輪的漫長經歷。他在經濟大恐慌期間受雇協助保羅.哈理斯處理一個書籍計畫,後來在1972年退休前成為秘書長。第二次世界大戰一結束,國際扶輪理事會派敏斯到日本重建扶輪,他重述當時爭取麥克阿瑟將軍支持的過程,真是令人著迷。

 

這本書何時問世?

  英文版將在2004215-22日的國際講習會中正式發行,日文版將在大阪年會(523-26)公開問世。其他扶輪主要語言(法文、韓文、葡萄牙文、西班牙文)的版本則預計71日發行。

 

你有什麼要補充說明的嗎?

  雖然這聽起來可能很像老生常談,可是這本書對我來說乃是「心血之作」。我加入扶輪已經25年,在這次寫書的經驗之前,從來不曾如此以這個組織為傲。我相信我們已經達成我們的目標──撰寫「一本詮釋性質的書,而不是一本充斥著日期和統計數字的書」。這是一本史書,可是也是一本同時探索現在與未來的書。它匯集許多故事,描述一個由你我這種平凡人組成的團體為何有潛力改變世界。對我來說,扶輪第一個百年的男女彷彿從那些積滿灰塵的舊紙堆中活生生的走出來。我希望所有的扶輪社員在翻閱「一世紀的服務」這本書時也能有同樣的感受。 


要預購「一世紀的服務」者,可電洽國際扶輪出品訂購服務組(Publications Order Services),電話為1-847-866-4600。或至國際扶輪網站www.rotary.org線上訂購。在331日之前預購者,可免費獲贈本書的光碟版。所有的訂單必須註明出版品編號913